27000人参赛洛杉矶马拉松 现场的消毒措施形同虚设

27000人参赛洛杉矶马拉松 现场的消毒措施形同虚设
2020年03月10日 09:22 澎湃新闻
资料图。 资料图。

  罗马马拉松取消,巴黎马拉松和格丁尼亚世界田径半马锦标赛纷纷延期……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马拉松成为受到影响最大的体育赛事之一。

  但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美国的洛杉矶马拉松依旧坚持按照原定计划鸣枪起跑。

  8日,这场参赛人数多达27000人的马拉松如期举行,来自美国50个州和超过70个国家的跑者都汇聚在了洛杉矶。

  面对美国国内新冠疫情确诊人数不断增加所带来的焦虑情绪,洛杉矶卫生健康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却说——“如今新冠在洛杉矶传播的风险很低”,而马拉松赛事主办方也只是为志愿者配了手套,以及从起点到终点增设了更多的消毒站……

  洛杉矶马拉松并无跑友戴口罩。

  保持1.8米距离和增设消毒液,作用多大?

  当来自埃塞俄比亚的20岁小将Bayelign Teshager以2小时08分26秒赢下洛杉矶马拉松的冠军时,似乎没有多少人在意他是不是这场历史悠久的马拉松赛里最年轻的冠军,整个社交网络更关心的是——为什么洛杉矶马拉松还要按照原计划鸣枪起跑?

  “我们持续关注美国近期的疫情数字,发现确诊的人数和全球其他国家相比,相对较少,所以来洛杉矶参赛的跑者们受到感染的风险也相对较低。”这是洛杉矶卫生健康部门的蒙图·戴维斯博士在市议会会议上的答复。

  选手即将冲过终点。

  其实,从几周之前,洛杉矶马拉松坚持按照原计划举行的决定就受到了不少质疑。

  洛杉矶议会议员迈克·博宁是最坚定的反对者之一,“我们也看到了世界其他城市或者美国国内的不少马拉松都选择了取消、延期或者调整参赛规模,就连洛杉矶的一些游行活动或者节日庆典都取消了,为什么市议会不能想办法取消洛杉矶马拉松。”

  博宁的担忧和反对其实并不是空穴来风,看看洛杉矶马拉松的今年的规模——大约27000名参赛者,来自全美国50个州和70个国家,光是观众就估计达到10万人。

  而据中新社报道,在洛杉矶马拉松鸣枪之前,美国已经有超过330名确诊病例,死亡人数超过17人,分散在美国25个州。而且就在洛杉矶讨论是否继续马拉松赛的时候,加州刚刚出现一例死亡病例

  跑友与陌生人保持1.83米左右的距离,那么起跑点至少要延伸5.6公里左右。

  对于这样的情况,洛杉矶马拉松组委会的负责人强调,“跑者的健康和安全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然后,他们制定了一系列所谓的建议和保护措施:

  建议观众和参赛者与陌生人保持6英尺(约合1.83米)距离,并且从起点到终点增设多个配备了60%酒精浓度的消毒站。

  但这样的建议和防护措施有多大作用?

  美国《大众机械》针对洛杉矶马拉松的“距离建议”还特意做了一道算术题——如果仅仅按20000人参赛,大家与陌生人保持1.83米左右的距离,那么起跑点至少要延伸5.6公里左右。那么,起跑点的道奇体育场至少要扩将三四倍左右。

  言下之意,这样的建议和措施“形同虚设”。

  坚持办赛是消除恐慌,还是增加危险?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马拉松,我和我的发小很早就决定不论如何都要参加这场比赛。”45岁的跑者杰森·雷德蒙德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颇为骄傲,在他看来,坚持跑步的人不容易感染新冠肺炎。

  “像我们这样坚持规律运动的人,基本上没有太大风险。”雷德蒙德这次是从西雅图特意飞到洛杉矶参赛,“我觉得以我的状况,跑马拉松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我多少也会担心其他人会不会带病参赛。”

  按照《洛杉矶时报》的报道,像雷德蒙德这样的想法,在马拉松赛上并非孤例。那么,是不是坚持跑步锻炼的人,在新冠疫情面前,受感染的风险就会减小?

  “通常情况下,平时正常训练,只要没有训练过量,跑步和健身是可以提高免疫系统并且帮他们更好抵挡呼吸性流行病的。”美国阿帕拉契州立大学运动健康学教授大卫·尼曼在接受《Runner’s World》杂志采访时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但他也强调,跑步对于抵抗力的帮助也是有条件的。

  “当跑者完成了一场高强度训练,或者在跑后的恢复阶段,身体反而是更容易受到感染的。以马拉松为例子,42.195公里结束后,跑者受到呼吸疾病感染的风险比没有跑步的人高了6倍,而且高强度运动对于免疫系统的压力,会持续好几周。”

  按照这样的理论,即便洛杉矶马拉松在赛前管理和比赛中的疫情防控都做到了理想和周到,一场人体极限挑战结束,跑者们回到各自的生活中,也同样处于“增加感染危险”的状态。

  特拉维夫马拉松也有接近40000人参赛。

  然而,大部分支持马拉松赛如期举行的人们却不这么想。

  美国奥委会首席医疗官、前NBA明尼苏达森林狼队医费诺夫就认为,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不会扩大病毒传播,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东京奥运等赛事需要推迟。

  费诺夫首先认为,运动员大多数是年轻人,而病毒已经被证实对中老年人更具攻击性。

  “如果你是在一个高感染地区,小型的聚集往往才是更大的致病原因,很多家庭感染例子就说明了问题。现在NBA和很多职业比赛每晚都在上演,难道他们都代表了危险?”

  “WHO也对类似大型活动做了说明——并没有让大家别办,只是要做一些防护,风险更多是那些已经构成高疾病传播的地区。哪怕像之前中东发生了MERS,难道就取消大型活动吗?他们只是让大家不要贴面礼和握手罢了。”

  正如费诺夫所说,就在洛杉矶马拉松坚持鸣枪的前后,新西兰的奥克兰也举行了一场40000人左右的马拉松赛,赛中的跑者大多数都没有佩戴口罩;还有以色列的的特拉维夫马拉松,也有接近40000人参赛……

  乐观和自信是积极的生活态度,但在疫情蔓延的当下,大运动量对于身体免疫系统和抵抗力的消耗,或许真的不是防控疫情蔓延的理想方式。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